您所查看的用戶已註銷。

拉神-同居短篇

阿優2015年的生賀

ooc以及私心嚴重

梗來自同居三十題的相擁而眠+一方的起床氣+早安吻

沒問題的話↓

*

神田優並不是太習慣與別人同睡一張床,常年在野外執行任務的習慣讓他的睡眠變得極淺。而自己的室友卻是一邊說著‘多點親密接觸會增進感情撒’,一邊就把房間裡的兩張床拼在了一起。

雖然聽起來好像是沒什麼問題,不過神田認為這只是更方便拉比把亂七八糟的東西堆在房間的行為而已。

不管神田怎麼想,夜晚依然如約而至。剛從澡堂回來的神田推開門便看到對方靠在床頭瀏覽著一本他看不懂封面的書,而房間角落的箱子也被翻得亂七八糟。

“……至少收拾一下你的箱子吧。” 神田坐到了床邊,而拉比仿佛才註意到神田已經回到房間了一樣,抬起頭對著他露出笑容。

“抱歉啊優,這本書太有趣了,一不小心就……原本是想在你回來之前收拾好的撒。”

“哼,只是想的話別人不會知道的把。”在心裡嘲笑了一下拉比像書呆子一樣的行為,看著他翻身下床坐在角落迅速收拾箱子的動作,神田打了個哈欠躺了下來。

“咦,阿優要睡了嗎?”收拾好箱子的拉比也抱著書回到了床上,側頭看著已經開始迷迷糊糊的神田。

“……嗯。”似乎剛剛已經睡著的神田被拉比的這一聲吵醒了,閉著眼睛含糊不清地回了這一句。

聽見神田帶著點鼻音的回應,拉比笑了笑繼續埋頭閱讀手裡的書。房間裡安靜的只剩下翻動書頁的沙沙聲,床頭搖曳的燭火拉長了室內物品的影子。

*

神田感覺自己正在做夢,一個不斷下墜的夢,四周都是白茫茫的一片。這個下墜似乎沒有盡頭,伸手想要抓住什麼來停止這個夢境卻什麼也抓不住。正當他思考著怎樣才能停止這個夢境的時候,背後傳來了被人觸碰的感覺,回頭想看是什麼東西的時候卻被暖黃色的燈光刺得眯上了眼睛。

“抱歉撒,吵醒你了嗎?”

聽見這個聲音神田才回過神來,自己已經從那個夢境裡逃脫出來。

“……你怎麼睡過來了。”恢復清醒以後神田也不去回答他的問題,而是意識到拉比離自己的距離異常的近。

“嘿嘿,因為太冷了撒~不過剛好睡在兩張床之間真是不舒服啊……阿優要不要睡過去點撒。”聽見神田的問題,拉比笑的一臉燦爛地更靠近了一點,“阿優這邊比較暖和,稍微分我一點也沒問題嘛——!”

知道自己反抗也沒什麼用,這個厚臉皮的室友就算被拒絕了也依然會找機會湊過來。這麼想著神田回過頭,拉上了被子稍微挪動了一下身體以後便不去理身後的人。

“阿優這是同意了嗎?太好了——”

聽著對方帶著笑意的聲音,神田只想快點回到夢中,就算繼續做那個沒有盡頭的夢也好。偏偏現實卻不讓他得償所願,閉上眼睛沒多久便感覺到有什麼東西正跨過自己的腰。

“……你這是找砍嗎?”

再一次被打擾睡眠的神田沒好氣地扭過頭瞪了罪魁禍首一眼,而拉比卻沒有絲毫的不好意思地把神田拉入懷裡,而後還有點理直氣壯地開口。

“有什麼關係嘛,這樣比較暖撒,阿優也這麼覺得吧?”

“少得寸進尺了,亂動就砍死你。”

“好絕情啊——。放心啦,睡著了就不會亂動的撒。晚安,阿優”說完這段話也不管神田的反應,閉上眼睛似乎馬上就睡著了一樣。

神田只好回過頭也閉上了眼睛,多次被打斷的睡眠讓他有點迷迷糊糊,竟然一反常態地馬上就睡著了。

大概是因為覺得他是個可以託付後背的人吧,這是神田睡著之前最後的想法。

*

第二天醒來的時候已經日上三竿,對自己竟然錯過了平時的早練而感到驚訝的同時,腰間傳來的觸感讓他馬上清醒了過來。黑著臉轉過頭盯著還沒清醒的拉比,思考著應該是把這隻兔子丟去清蒸還是紅燒的時候,思緒卻飛到了不知道什麼地方。

沒有戴上髮帶的兔子,感覺年齡小了很多啊。……啊,我在想什麼。

回過神來的神田眨了眨眼,決定伸手狠狠捏了面前這張令他走神的臉。

“……嗚欸好痛痛痛痛!”被這麼非人的對待,拉比理所當然地醒了,“阿優早上好撒,我還想再睡一下所以放過我吧……”

神田看著拉比話還沒說完眼睛卻已經快要閉上的樣子有點哭笑不得,“誰管你要睡多久,你的手讓我沒辦法起床。”

“因為很舒服嘛……。”仿佛詐尸一樣,原本閉上了眼睛的拉比在神田講完這一句以後接上了話。

神田剛想開口繼續反駁幾句,抬頭看見對方湊近的臉時卻下意識地閉上了眼睛,沒過多久便感受到一個柔軟的觸感落在自己的額頭上,伴隨而來的是腰間的禁錮鬆開。

揉揉自己的額頭坐了起來,神田後知後覺地反應過來剛才的感覺似乎是一個親吻。低頭看向做出這個動作的主人時卻發現他已經再次睡著,感覺被當做小孩子對待的神田決定在拉比起來以後連著昨天晚上的份一起砍回來。

*END*

————

本來想每個題目這個段子結過光是第一題就剎不住車了。

想要努力寫出傻白甜的東西但是似乎還是失敗了...。

總而言之阿優生快啦——!

2015.06.05

评论(1)
热度(33)

© 咩。 | Powered by LOFTER